伟大的福蛋

黑光(小善x果冻)

可能ooc
时间私设
结尾一丝高能,慎入
【1】
果冻发现这几天小善有些不对劲。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。
和她说话的时候她经常会走神,明明她以前是那么认真的一个人。
发呆的次数变多了起来,明明她以前是那么不舍得浪费时间。
做一件明明不会让人高兴的事的时候,却突然傻笑。就比如现在——
“小善,你又在想什么!笑的这么灿烂?”
果冻放下手上的抹布,无奈的看着小善。
“啊...我没有想什么啊。”说着她加快了抹桌子的速度。
果冻动了动嘴唇还想说什么,但是看到小善认真投入地抹桌子,便放弃了。
她最近怎么了?怎么变得奇怪了?为什么不和我说说?
【2】
果冻发现最近小善很喜欢去看任尔心跳舞。虽然美瑰和真真对任尔心不那么排斥了,而且圣导师们也说也许学习任心舞会提升她们自身的舞法,但也没有像她一样天天去看啊。几乎一天三次,频率都和吃饭的时间一样了。
如果是学习任心舞的话,有必要那么勤吗?她知道,最近任尔心新发明的一套舞蹈,没过几天她就学会了。
有一次果冻去舞蹈室喊小善去吃饭,她看到小善并没有在跳舞,而是坐在板凳上双手撑着下巴,看任尔心独舞。
此时的小善眼睛里好像有星星一样。
也许她只是跳累了,休息一会儿。
果冻这样想着。自己去食堂打了两份饭,一份自己吃,一份带给她。
她肯定饿了。
果冻突然就开心一笑,加快了步伐。
饭送到小善手里的时候,小善的眼睛一下子就亮起来了,“果冻,你来的真是太及时了,我正好饿了呢!”
看,这次小善的眼睛里也有星星。
“快吃吧!”果冻温柔的轻声说道。
盖子还没打开一半,小善转头问任尔心,“尔心,你饿不饿?”
果冻脸色僵了僵,她要给任尔心吗?怎么可以?这可是她给她的!
幸好任尔心没有把饿字说出来。果冻瞥了一眼还在跳舞的任尔心,拉着小善出去吃了。
【3】
果冻其实是不怎么喜欢陈美瑰和安真真的,因为她们比她先和小善玩起来,而且也因为她们,小善对她的注意力经常会转移。
每次放学小善总是会和她们去仙乐屋练习舞法,可是她想和她一起去玩。于是为了能和她待在一起的时间多一些,她也选择去仙乐屋。
嗯小善跳舞真不错,其他两个完全不在一个水平。
于是她又萌生起想和小善一起跳舞的想法。可是圣导师她们委婉地说出说她不可以学习,因为她不是天女。
天女,天女,如果我也是天女......
果冻的拳头不由握紧。
好在小善对她说她可以和她一起学习其他的舞蹈。
紧握的拳头立即松开,果冻开心的抱了小善一下。
可是她很快发现,小善的提议给她自己带来了苦恼。
因为小善每天还得抽出时间陪她练舞,等到了放学,她已经没有原来那么精力充沛了,就连平时温柔的伊丝也厉声说起了小善。
她不希望自己会给小善带来苦恼,于是她对小善说让她自己练,毕竟天舞法才是最重要的。
小善犹豫不决,她不想让她的好朋友伤心。
果冻觉得其实小善还是很在意她的—即使她不是天女,即使她比其他两个人认识她晚一些。
“当然不可能就这么放过你啦,所以你得请我吃大餐,弥补下我~”
小善重重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当晚,她们俩都吃撑得走不动了,小善可怜兮兮的说:“你把我这个月的零花钱都吃光了......”
果冻看她这么可怜的样子,虽然觉得有一半是装出来,想让她愧疚一下。她还是觉得心里充满了欢喜。她控制不住的揉了揉她的脸,“那下次我请你咯!”
“诶,不用...我开玩笑啦。”
【4】
果冻再一次感受到了不是天女的痛苦。
三位天女这次一起去混舞庵搜寻也伮的位置,被混徒们发现,还好三位圣导师及时出手把她们营救下,才没有造成悲剧。
可是小善受伤了,伤的很严重。
果冻见到她的时候她都不能开口说话,看了果冻一眼就昏过去了。
如果...如果我也是天女的话,我一定能帮助小善,至少不会让她被伤得昏迷。
这个念头很快就被现实磨灭了,她几次旁敲侧击的问圣导师们怎样可以成为天女,她们都说旁人是无法成为天女的,天女是与生俱来的身份。
可是,她想保护小善。
她感觉这个想法已经要把她逼疯了,自己区区一个人类,怎么办才好呢。
好在这个时候,圣混天三族之间的较量已经进入白热化,现在都是高层和高层之间的战斗,三位天女们将手舞器和朵法拉给高层的人之后,剩下的也只是天天担心现况了。
【5】
圣混天的战斗终于平息了,天女们也有了许多自由的时间,小善陪她的时间多了起来。
但是果冻却不这么认为,因为战争的原因,小善这些阵子奇怪的举动都消失了,可是现在又冒了出来。不过这次不一样,她表现的更明显了。
她发呆的时候会望着某个地方,她每次傻笑完之后又会偷偷瞥一眼某个地方。
而那个地方正是任尔心待的地方。
就算是傻子,也看出来了。
果冻知道了,小善喜欢任尔心。
可是就算如此,任尔心以前利用小善的事还历历在目。
有一次她和小善聊起以前小善帮她改掉爱拆东西的坏毛病的时候,她说到:“这个任尔心,多坏啊,就是因为你善良,才算计你,让你把好不容易得来的手舞器丢失掉。”
“果冻,你别这么说嘛,尔心现在可是和我们同一战线的。”
说着,小善又瞄了一眼任尔心所在的地方,怕他听到果冻的话一样。
果冻默不作声。
这样子,太明显了。可是任尔心呢,他整天只和蓝天待在一起,他对蓝天最好了。
她嗤了一声。
【6】
某天,果冻正窝在家里看电视的时候,突然听到敲门声,是小善。
她很高兴她来找她。
小善一脸兴奋的说:“果冻果冻,我告诉你个秘密吧!”
果冻兴致来了,却口是心非道,“秘密告诉别人就不叫秘密了。”
小善眉头一皱,“唉,可是我憋的又难受...我只告诉你一个人哦!你要替我保密!”
果冻凑近她。
“我...我我有喜欢的人了。他是任...任尔心!”
说完小善耳根就红了。就好像她现在在和任尔心告白一样。
果冻心一沉,神情却不变。
她说出来了。我以为她不会说出来。
小善一脸失望的看着她:“你怎么什么反应都没有啊,我还以为会吓你一跳呢。”
果冻缓过神,说“我还没反应过来呢,你把我惊到了,你居然会喜欢他?”
小善郑重地点了点头,说,“对啊,你别看他这么冷漠,其实内心很善良的!我跟你说啊,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我准备给一个带着小女孩的乞丐钱,但是他组织了我,还凶我,我走了,但是是躲在草丛里看他。原来他发现那个乞丐是拐卖儿童的,他把乞丐吓走了,还送小女孩去警察局。你说,他真聪明那,虽然嘴上处处针对人,但是心里很柔软的......”
小善用了一整个下午的时间和她讲尔心怎么怎么好。
她一点都不想听。
【7】
自从小善主动把这个秘密和果冻说了之后,她的表现更明显了。
她不再紧紧只是看着任尔心傻笑或者发呆,而是在任尔心独自一人的时候去找他。
真不知道她有什么可以和那个任尔心说的。
而任尔心呢,随很耐烦的应答她,眼神却是不是飘向蓝天所在的地方。
小善这是瞎啊。
任尔心喜欢蓝天她看不出来么?
就连安真真那个反射弧不知有多长的人都开始问小善,“你最近怎么总往尔心那里跑啊。”
小善支支吾吾地说:“我看他最近发明了一套很炫酷的舞蹈。。。”
是么?
果冻发现最近小善和她聊的话题,十有八九都会牵扯到任尔心。
她不想听到她提到这个名字,一点都不想。
她觉得她应该做点什么,来吸引小善的注意力。
这本来就是小善对她应有的注意力。任尔心夺走了罢了。
果冻还发现了一件事。
任尔心和基拉度还有交集。
果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任尔心肯定不会完全站到小善这边。
思忖片刻,她还是将这件事告诉小善了。
小善一脸惊呆了的表情,她竟然傻乎乎的去问任尔心最近有没有发现混族的人。
任尔心怎么可能和她讲实话?
小善傻乎乎的又被骗了一次。
“笨蛋!”果冻心里骂道。
【8】
果冻决定还是像以前那样,拆东西来吸引小善的注意力。
她故意把自己房间的玩偶公仔全都拆了,再把它们摆好。
这样小善就会注意到我了,这么想着她手上拆得力气更大了。
第二天小善来她家玩的时候,公仔被她故意碰掉了。头掉下来,四肢分布在头旁边。
可是,小善完全没有注意到,因为她正在和她讲关于任尔心的事。
她没有注意到?
她没有注意到!
果冻觉得肯定是自己做的不够多,才没有引起她的注意。
她决定换个方向。
她把目光转移到小善送给她的兔子身上。
她犹豫了一下,这是小善送给她的...
不过小善每次来她家都会看看那兔子,所以肯定能吸引她的注意力。
果冻嘴角勾了勾,飞快的跑去厨房拿刀把兔子的头切了下来,她把兔子的四肢砍下来,按照原样放在躯体两侧,不过她把头放在了兔子的肚子上。
这样真滑稽,她想。
兔子的血流到地上,有的溅到了她脸上。
嗯不过不要紧,她已经想到了当小善看到这只兔子的表情。
她肯定会吓一跳,会很惊慌,也许甚至还会尖叫出来。不过她肯定还是会问自己为什么这样对兔子,然后担心自己拆东西的毛病更严重了。不过这个心理活动她不会表现出来,因为她怕自己认为小善不相信她。
果冻故意在小善说要去看兔子的时候支支吾吾、转移话题。小善觉得很奇怪,坚持去看兔子。
果然,就和她猜想的一样,小善把她想象的画面重演了一遍。
“小善......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要这样对它,我只是...我只是.......”
小善叹了口气,建议道,“我们一起去把它埋了吧?”
“埋了?这样多麻烦,干脆直接扔进垃圾桶啊。”果冻表现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。
“果冻,你想想啊,它现在肯定很难过,所以我们要找一个好的地方把它埋了,这样它去了天堂就有家住了......”
“可是它已经死了。而且怎么会有天堂呢,万一它是住在地狱呢?”果冻反驳。
小善愣了一下,继续说,“那我们就要祈祷它去天堂啊,让它死后过的舒服一点。下次不要做这种事了,动物也是生命,我们要尊重每一个生命。你忘记了那次揪头发的痛了吗?”
说着,小善做出准备揪她头发的动作。
果冻往后一躲“好啦好啦,我去还不行嘛。”
果冻很开心,真的很开心。因为这次的做法,小善今天一整天都没有提到任尔心。
后来的几个星期,小善也经常待她去动物园或者花鸟市场,想激发她对小动物的爱心。
果冻每次看到这些动物,就想起那只滑稽的兔子。真搞笑。
【9】
这天,果冻又窝在家里看电视,小善冲了进来,带着红通通的眼睛。
果冻站起来,眼神凌厉。
“你怎么了,谁欺负你了?”
听到这句话,小善眼睛里的泪花掉出来。“我...我看见尔心,他...他亲了蓝天...”
果冻心里很高兴,终于被小善发现了。
果冻安慰了几句,小善似乎是哭累了,靠着沙发就睡着了。
她哭得睡着了。
是任尔心害得。
我说过想要保护她。
即使不能够成为天女,我要做些什么,让她不伤心。
对,我一定要好好想想,做些什么。
【10】
蓝天死了。
因为头部流血过多而死。
他的脸被利器砸烂了。他的手脚被砍下来了,插在他家的马桶里。
朵法拉也没了。
任尔心是第一个发现的人,神色恍惚。
三位天女和圣导师们无法相信蓝天会成这样,蓝天从不惹事,现在怎么会是这样一副惨状?
大家都哭了,因为蓝天的死。
果冻也哭了。
看,任尔心,蓝天的脸模糊了,你再也不会看到他对你笑了。
看,任尔心,蓝天的四肢没了,他再也不会和你一起跳舞了。
看,任尔心,蓝天死了。
小善,没有人会惹你伤心了,任尔心的目光再也不会注视到蓝天了。

监控录像显示当晚进出蓝天的屋子里的人只有基拉度。
上次圣混天大战双方都各退了一步,也伮没有死,他被封印起来了。混族们也没有死,不过被诅咒,未来的五千年里将无法走出混舞庵。
基拉度!
任尔心狠狠地念着这个名字。
为了使蓝天体内的混舞能量彻底消失,他才答应基拉度用朵法拉的力量将诅咒破除。可是他想要的远远不止这些,他仍然惦记着朵法拉!
远在任尔心几千米远的地方的基拉度打了个喷嚏,又接着享受日光浴了。
唔,人类的世界还挺好玩的。
基拉度不知道他正在被一群人寻找,被一群人记恨。
即便后来他知道了,他摊摊手,表示很无辜。

任尔心很颓废,屋子里的到处是酒瓶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酸味。
这是小善进到任尔心家的第一个想法。
小善想安慰他,想让他从蓝天的事故中走出来。她也这么做了。
任尔心很烦,谁的话都不想听。
他随手捡起脚边的一个酒瓶朝小善扔了过去。
“嘶——”
小善的额头被砸中了,她愣愣的看着任尔心。
“你...你走吧。”
任尔心只是想吓唬她,让她走,却不料瓶子砸中了她。他动了动手指想撑着沙发起来,却放弃了,只说出了这几个字。
小善觉得挺伤心挺委屈的,但是转念一想,尔心现在肯定是很伤心的,所以她也没有觉得那么委屈了。
小善拿碘酒给自己上药,被果冻看到了,果冻沉声问道是谁,小善拗不过果冻,说出真相。
任尔心,又是任尔心,看来蓝天的死是远远不够的。
果冻一边帮小善上药,一边这样想着。
【11】
任尔心死了。
死在了他弥漫着酸臭味的房间里。
他浑身被扎满碎片,尤其心脏的部位分布得最多。他的双手被砍下来。
发现尸体的时候已经是几天之后了,天女们圣女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大家都沉浸在悲伤地气息中。
小善很难过,很伤心,那天她又一次哭累了。
没事了,再也不会这样了,任尔心这个祸害根源都已经没了,你再也不会哭了。
果冻帮小善盖好被子。

监控录像里再次显示的是基拉度。
“基拉度”这个名字缠绕在众天女圣女心头无法消除。
她们一定要找到基拉度为蓝天和尔心报仇。
【12】
无辜的基拉度在某天一家据说很有名的猪扒店里被抓。
他真的很无辜。
虽然被解救出来了,他的能力却需要一点点的修补回来,他根本无法对抗四为天女和三位圣女的联合好不好?
他拿出这么多天的消费证据给她们看,甚至用他仅剩不多的能量调出监控视频给她们看。
圣女天女们停止对他的质问,将他关进小黑屋。
基拉度委屈,那家店的炸猪排他还没有吃到......
虽然监控的证据指向基拉度,可是基拉度拿出了比她们更多的证据。
她们想逆转时光看看那天发生了什么,可是冥冥之中有股力量在阻挠她们。

自从使用的能够使时光倒流的舞法之后,大家都陷入了沉思。
小善却不一样,她变得不爱说话,问她事的时候她也要很久才能反应过来。
终于她忍不住了,她跑到果冻家里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。
果冻装傻。
“我都看到了,蓝天,任尔心,都是你杀的!为什么?”
“那天施展时光倒转的舞法,她们都没看见,可是我却看见了。”
“为什么是你?”
“要是真的是基拉度多好。”
“要是我也和她们一样没有看见就好了......”
小善的情绪变得激动,她很少有这个样子。
她现在这个样子,都是因为任尔心和蓝天的死。
果冻很生气,为什么他们都死了,小善还可以因为他们变得不一样?
“听我说!”果冻大吼一声。
“任尔心喜欢蓝天,我把蓝天杀了,这样任尔心就会接受你。可是呢,他却把你伤了。所以他凭什么接受你的喜欢?他消失了,我也可以得到你多一点的注意力了。他们死了不好吗?!你以后就再也不会因为他们而伤心了!”
小善呆呆的看着果冻。
这个果冻不是我认识的果冻。
不是的...
不是的......
小善张开嘴,却发不出一个音调。
最后,她说:“果冻...你这样...不可以,你先静一静,我...我要去仙乐屋。”
小善决定说出真相,即使果冻是她的好朋友。
果冻看着小善离开的背影,眼神里闪过一缕缕黑光。她挥挥手,一丝黑光从她手上发出,缠绕住小善。
果冻在小善块昏倒在地上前接住了她。
【13】
天女是与生俱来的,无论一个凡人无法努力,都不可以成为。
混徒却不同,他们既可以是天生的,也可以是后天的,只要那个人失去了可怜、同情让人的情感,变得冷漠。
后天的混徒,比天生的却更具有攻击力一些。
果冻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成为混徒的,只是她某一天练舞的时候发现,有黑光时不时环绕在她身边,而且这黑光还具有攻击和防守的能量。
她觉得没什么不好的,她不会用这些能量伤害小善,她可以用这些能量保护小善。
只要其他人不知道。

阳光穿过树叶照到床上,果冻哼唧了几声睁开了眼。
她没有立即去洗漱,而是打开在她床边的冰箱。
“小善,早上好~”
她带着满满的好心情去洗漱,吃早餐。
“中午吃什么好呢...嗯还是那些肉吧,要不然再放几天,就坏了。”
“一定要全部吃完!”
这样小善就永远和她在一起了,她的注意力也只会放在她身上了。
果冻十分开心。



评论(7)

热度(20)